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有灵犀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指点

 
 
 

日志

 
 

安阳民间集资乱象第一个陪葬品  

2012-01-25 18:44:02|  分类: 安阳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马纪朝                                      病退工人刘洪飞一审被判死刑,成为安阳民间集资乱象第一个陪葬品
:曾令万众迷狂的安阳民间集资热潮,在退潮时,不仅暴露了人们的群体“裸泳”,更开始吞噬它的第一个陪葬品——病退工人刘洪飞。" 
昨日下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41岁的刘洪飞因犯集资诈骗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刘洪飞原为安阳钢铁集团的病退工人。当地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8月至2011年10月长达6年的时间内,刘洪飞以自己投资股票能赢利、需要大量资金为名,隐瞒自己投资股票、期货连年亏损的事实,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社会上不特定人员非法集资,累计集资金额高达8537万多元。
2011年10月24日,本报曾以《退烧的安阳:集资狂热后遗症》为题,详细报道了在安阳这个经济并不十分发达的内地小城里,数十万安阳居民是如何被一些来自安阳本地以及黑龙江、海南等地企业宣传的高额回报吸引,并纷纷拿出毕生积蓄,上演“全民借贷”的集资狂热风潮。 
而此次刘洪飞的被判刑,则是当地非法集资乱象面临整顿的一个缩影。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在这座被称为甲骨文故乡、《周易》发源地的七朝古都里上演的,已经不再是“全民借贷”,而是“全民追贷”。面对多年血汗钱不能讨回的悲剧,当地居民不得不求助于当地政府,希望通过政府的力量,帮助他们追讨回多年的心血。
安阳民间集资20年
据《安阳日报》报道,目前,安阳市已经先后抽调700多名民警,成立了近60个非法集资案件侦破专案组,以帮当地百姓挽回损失。安阳警方已经立案查处了一批非法集资案件,抓获了一批犯罪嫌疑人,对其中大部分进行了拘留或逮捕,对占全部案件80%以上的公司法人代表(老板)进行了控制,追缴了一大批涉案资金、房产、汽车和土地。
除上述刘洪飞集资诈骗案件已于1月14日进行庭审并做出一审判决外,由安阳市殷商派出所办理的环球创富基金案,安阳市北航派出所办理的祁石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以及安阳市龙安派出所办理的安大房地产非法集资诈骗案件也将于近日公诉至当地法院。
长达近20年的安阳集资乱象,正在当地政府的重拳打击下得到遏制,但重新梳理安阳集资乱象的发展与历史,仍让人惊诧于这个中部小城曾经泛滥的集资狂热,而其背后,则是中小企业面临融资渠道匮乏的铤而走险。/ }) i. @0 P# a. h, `7 `
资料显示,安阳有案可查的民间集资行为,最早可以上溯至1993年。当时,时任河南省华通翻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的宋跃福,便曾在安阳通过采取高额利率回报等形式,至2003年9月案发时,已经先后集资2.8亿余元,并最终给被卷入的安阳居民造成5950.27万余元的巨额损失。
2005年12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宋跃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其实当时的集资活动不止于此。安阳豫北纱厂退休职工的陈刚告诉本报记者,包括他在内,多名安阳豫北纱厂的职工早在1992年前后,便先后将数年积蓄存入当地两家知名民营企业,2006年前后,陈刚又将当年的退休金全部存入上述两家公司,总计金额60多万元。
多年来,上述两家公司通过与借贷者签订购房合同、购天然气协议等方式,以月息2分至3分不等的利率,向当地民众借款。
陈刚承认,截至2011年10月,两家公司并未拖欠过借款与利息,如果借贷者的合同到期,上述两家公司均能按照合同,及时足额兑付相关款项。
“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担心会出问题,就先放进去了3万元,到期后,看没问题,我就又放进去了10万,接着,又放进去15万……”陈刚说,当时,由于上述两家公司尚有较好信誉,他最终于两年内,将全部积蓄投了进去。
企业融资难推动集资热潮
安阳本地民营企业难以从银行等正规金融渠道获得融资,被迫转向民间金融市场,则成为推动集资潮的深层动力。
一位在当地从事钢铁行业的企业主告诉本报记者,他们也曾试图从银行获取贷款,但最终发现,银行更愿意借钱给央企和国有企业,而不愿借给他们这些民营企业。“即使最终我们能从银行贷到款,利率也跟民间金融市场差不多了。”该企业主说,虽然多数银行的贷款利率对外公开是年息9厘、1分左右,但事实上,如果民营企业想获得贷款,还必须走很多“灰色渠道”,经过多次送礼与回扣后,最终拿到的银行贷款也合到月息3分左右了,“基本上就跟我们从民间融资差不多了,而且,银行的程序还更繁琐,手续更麻烦,与其这样,我们干吗不直接从民间融资呢?”
由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刊登的新闻显示,2009年,安阳市的存款余额为872.2亿元,而贷款余额仅有496.8亿元;2010年,安阳市的存款余额同样比当年贷款余额高出近400亿元。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意味着,每年安阳市有400亿元左右的资金通过银行流向了外地企业,几乎相当于安阳市2009年存款余额的一半。' 
接受记者采访的安阳市民王玉玲先后向本报记者出示了8份合同,她的200多万元积蓄,正是通过这些合同,流入了当地7家企业。
2009年5月,王玉玲与贞元集团签订协议,向后者借款1万元,随后,又于2010年1月再次向后者借款3万元,截至2011年9月,王玉玲先后将20余万元积蓄借给贞元集团。
此外,她还分别与安阳市锦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阳市豫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阳市锦达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河南利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签订认购协议书或协议书,通过购房、购商铺等名义,将180多万元资金借给这些地产公司。但王玉玲告诉记者,上述这些购房协议虽然有双方签字,并盖有企业公章,但并不是真正的购房协议,而是变相的借款合同。
以王玉玲与安阳市锦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锦宏地产”)签订的《金色维也纳项目认购协议书》为例,根据该合同,王玉玲将10万元借给锦宏地产,如果后者不能按期归还上述资金,王玉玲有权以2000元/㎡的价格任选金色维也纳小区内任一住宅(该楼盘目前市场价4000元/㎡左右),但王玉玲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锦宏地产根本不让其以2000元/㎡的价格购房,但如今,这份原本应于2011年10月到期的“借款”,王玉玲至今分文未得。
集资拖家带口
王玉玲表示,高峰时期的2010年,不少公司甚至需要排队才能将钱存进去。安阳当地的一家从事地产、能源投资的民营企业的公司总部门口,一天内排起过4个长达数百米的队伍,有的是因为听信了亲戚朋友的“存银行不如存企业”劝说,有的则是亲眼见到身边朋友每月都能从这些公司拿回高额利息的回报后,将毕生积蓄取出后,存入这些公司的。
眼见每年存在银行只能产生7万元利息的200万元积蓄,存入当地企业后,每年却能得到60万的回报,王玉玲开始将这一“好消息”告诉自己的父亲、弟弟等人。最后,王玉玲的父亲拿出了60万元的养老钱,王玉玲的三个弟弟原本分别做饲料、农资生意,看到自己的姐姐得到如此丰厚的回报后,干脆将生意变卖后所得的共计400多万元的资金,全部存入了不同的公司。
当地一位关注安阳民间金融多年的观察人士指出,巅峰时期,安阳有近千亿资金活跃于该市的民间借贷金融行业,其中包括:在学校等事业单位上班的教师等职工,将每月的工资留下生活必需外,全部借给不同的公司;有的则将原本计划用于结婚的新房卖掉,有的则将原本计划用于养老的积蓄拿出;而部分在当地政府机关工作的公务人员,则通过不同渠道取得银行贷款,最终,这些资金全部流入当地民间金融市场。
2007年,中国人民银行安阳支行原行长刘凯先后调查了安阳本地的300户样本家庭、样本企业,结果显示,民间借贷以家庭借出、企业借入为主,资金流向中,83%投向房地产、钢铁、物流三大行业,而参与的样本企业中,当年度仅借出2116万元,却借入15719万元。                           
骗子公司压垮灰色市场
虽然集资潮确令部分企业获得了急需的资金,但在鱼龙混杂毫无规范和监管可言的灰色市场上,很快演变成“空手套白狼”。
随着安阳民间借贷风潮愈演愈烈,不少来自黑龙江、内蒙古、天津等地的企业,以及更多的安阳本地企业,以开发能源、研发高科技项目、成立投资基金为由,通过月息6分乃至1毛的许诺,席卷了当地数以百亿元的资金,在先后上演“空手套白狼”的戏剧后,突然从当地民众的视野中消失,如今,这些曾经幻想高额回报的民众,面对已经无法收回的积蓄,开始逐渐失去理智。
以天津天鑫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天津鹏英志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为例,两公司分别以“股票发行”与“融资服务”的名义集资,并承诺每个月返还6%的高额利息,数千安阳市民怀着对高额回报的期望,最终上当受骗。! ]$ S3 ^5 e' b3 Y+ t
而安阳本地的安阳安然新能源有限公司,则以开发新能源、建设厂房、购买设备为由,以高息为诱饵,先后吸收当地公众1亿多元存款。
在豫北纱厂,多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该公司职工表示,2010年之前,虽然偶有小规模企业倒闭事件,但多数时候,他们确曾为自己每个月能拿回丰厚的回报而欣喜过。
一位当地房地产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2011年之前,受益于国内房地产市场不断膨胀影响,安阳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他们以月息3分借入的贷款,只要地产项目运转顺利,仍有不少利润,“确切说,只要月息不超过5分,我们就有利可图。”该地产人士说。
但不断上涨的地产价格,最终引起中央重视,并不断出台调控措施,安阳市不少地产企业顿感资金紧张,而此时,天津天鑫矿业、鹏英基金等公司负责人以月息6分集资后突然携款潜逃,数以千计的安阳市民面临血本无归的残酷前景。
“这些来自天津、海南、黑龙江、内蒙的公司,本身就不是搞实业的,月息6分,中国什么行业能产生这么高的利润?”将钱存入贞元等公司的陈刚对此愤慨不已,他认为,正是这些原本就以诈骗为目的的公司的出现,搅乱了安阳的民间金融市场。
随后的2011年7月,当地民间金融市场陷入混乱,更多安阳市民开始人心惶惶。“那段时间,我们的钱到期后,都不敢再续存,都是连本带息,全部取出。”同样来自豫北纱厂的赵阳说,最初的几个月,贞元集团还能按时兑付本息,但随着更多安阳居民纷纷前来兑付,最终造成该公司陷入现金流紧张的境地。
之后,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当地房地产企业也不能按时兑付,而一些原本就没有实体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则干脆选择了携款潜逃,更多的安阳百姓眼见多年的积蓄即将血本无归,开始陷入更大的恐慌。
至此,安阳民间集资狂热以彻底崩盘告终,留下许多值得深思的教训。
r多位安阳市民表示,最初,他们也知道把钱放入当地企业、投资担保公司不安全,但问题是,面临银行利率不高与物价猛涨的现状,他们又缺乏良好的投资渠道,最终在亲朋好友的影响下,跳进安阳集资狂潮。而安阳中小企业对资金的渴求,则让这种集资狂潮愈演愈烈。
但同样值得深思的是,面对当地百姓投资渠道匮乏、当地企业渴求资金的现实,扮演社会管理的当地政府,该如何应对?: M- f- W8 R- v7 G- m2 r& u
王玉玲告诉本报记者,如果在集资乱象刚露出苗头时,当地政府及时加强监管,并对可能存在融资诈骗的刘洪飞们严厉打击,安阳或许不会有这么多家庭被卷入。(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附表近年来非法集资数据
2008年至2010年,全国破获非法集资案件5000余起,挽回经济损失150亿元。2011年1至9月,全国共立非法集资案件1300余起,涉案金额达133.8亿元 .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