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有灵犀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指点

 
 
 

日志

 
 

【转载】【引用】碑帖中的家常事  

2013-06-16 17:29:11|  分类: 书法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碑帖中的家常事

◆傅震 

 

【引用】碑帖中的家常事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米芾《紫金研帖》 

【引用】碑帖中的家常事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王献之《铁石帖》

 

         有人说书法家有三多,纸多,笔多,帖多。此话不虚。我妻子喜好书法,我家能有空的地方都堆着纸。碑帖少说有上百本。厅堂,书房,卧室,卫生间到处可见。无聊时我也会随手翻翻,书法我一窍不通,但对这些古代书法家写的内容,我却从中屡见有趣之处。我发现,书法碑帖不仅有《兰亭序》曲水流觞这样的高雅题材,《祭侄帖》这样泣血忧国的抱负大志,而更多的是日常生活社交事宜,倒也不乏透露古代书法家的性情嗜好、喜怒哀乐。细细读来,也颇有文化情趣。

  古代不少书法家喜好收藏,在他们的书法作品中也不时反映出收藏者对藏品失之则扼腕恼悔,获之则扬眉得意的样态。比如米芾的《面谕帖》,其中讲到米芾欢喜翟院深的二幅山水画,当初嫌价贵,没买,后被宝月和尚收去,米芾又恼悔不已,急欲从宝月处加价收来。另有一幅丁景所藏王羲之的草书,他也急忙要加价收购。他在帖中写道:“长洲县西寺前僧正宝月大师,收翟院深山水两帧,第二帧上,一秀才骑马。元要五千卖,只著三千。后来宝月五千买了。如肯缀,元直上增数千买取……丞相孙,新自京师出来,有草书一纸,黄纸玉轴。间道有数小真字注,不识。草字末有来戏二字。向要十五千,只著他十千,遂不成。今知在,如十五千肯,告买取。更增三二千不妨。”字里行间,米芾欲获此二物的猴急相跃然纸上。据史料记载,最终米芾没能了此心愿,成终身之憾。当然,他也有得意之时,看他在《紫金研帖》中如何写:“苏子瞻携吾紫金研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殓。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观其字,如面他眉飞色舞之得意相。苏东坡见了,不知何感。我也玩收藏,能体会米芾的心情,我不仅想对米老先生说:“玩收藏的心胸在于过眼即拥有,何至如此冲动啊。如在当今,你这种冲头不被斩,又斩啥人呢?”

  在书法碑帖中,对古时发生的奇闻趣事也频有记载。如唐玄宗在《鹡鸰颂》帖中记了这样一件事:“秋九月辛酉,有鹡鸰千数,栖集于麟德之庭树竟旬焉。飞鸣行摇,得在原之趣……逼之不惧,翔集自落。”“行摇飞鸣,急难有情。”唐玄宗看到有几千只鹡鸰鸟栖息在宫中的麟德殿,一住十几天,他感到这是件很有情趣的事,便召来左清道率府长史魏光乘,令魏作颂歌之。魏光乘的颂词文笔优美,含义深远。唐玄宗从中感悟到鹡鸰“飞则鸣,行则摇”的特性象征着兄弟间相互照应,急难相救的天性。他写道:“朕之兄弟唯有五人,比为方伯,岁一朝见,虽载崇藩屏而有睽谈笑。是以缀牧人而各守京职,每听政之后,延入宫棭,申友于之志,咏常棣之诗,邕邕如,怡怡如,展天伦之爱也。”玄宗与兄弟感情融洽,兄弟原分封在外为屏藩,为了能经常聚在一起,玄宗将诸王调至京师,听政之暇,得以共享天伦之乐。玄宗见鹡鸰而悟兄弟之天性,珍惜兄弟情谊,十分令人感怀。“观此翔禽,以悦我心”,我见此帖联想到,如今都是独生子女了,兄弟姐妹的关系越来越少了。但“飞则鸣,行则摇”是否也能成为朋友间、同事间、邻里间、合作伙伴间的相处天性呢?鸟且如此,何况人乎。

  在碑帖中,我还时常发现古代文人对健康的关注,对中医知识的普及和了解远胜于今人。王献之就是个典型例子,他写了著名的《鸭头丸帖》,帖中提到“鸭头丸,故不佳”,意思是说鸭头丸这剂药的效果不理想。那么,鸭头丸是剂什么药?手边有《本草纲目》,查其卷四十七有记:“鸭头丸,治阳水暴肿,面赤,烦燥喘息,小便涩,其效如神。”方中指明要用绿头鸭的鸭头捣烂入药。“鸭头煮服治水肿,通利小便,雄鸭者良。”称其“鸭头丸”非常名副其实。此药东晋就有,直到明朝都有记载,可见其功效不差。可王献之为何嫌其不佳,他又认为哪副药适合他呢?好在王献之还留下《肾气丸帖》,他在帖中写道:“承服肾气丸,故以为佳。献之比服黄耆勤,平平耳。亦欲至十剂,当可知。”他在帖中告诉朋友,肾气丸效果不错,但也要服十剂以后才会有效。对黄耆这味药他认为效果平平。现时,大家对肾气丸不熟悉,其实,从组成肾气丸的八味药中拿掉桂枝,附子这二味药,就是家喻户晓的六味地黄丸了。

  那么,王献之为什么要服用鸭头丸和肾气丸呢?从他父亲王羲之所写的《服食帖》和《择药帖》中,我们知道王羲之热衷于服食丹石求仙。而王献之服药确实为消除病痛,究竟是什么病呢?他在《江州帖》中讲过胛痛,《消息帖》和《疾不退帖》中写过头项痛,在《昨日诸愿帖》和《安和帖》中提到他的腹泻等病症。但王献之最担心的,论述最多的是他的足疾。他在《铁石帖》中写自己“疾根聚在右髀,脚肿痛不得转动,左脚又肿,疾候极是不佳”,《二妹帖》中讲“脚更肿”,《鄱阳归乡帖》中表述“吾脚尚未差,极忧也”,《东近诸帖》说自己“近血寒,患面疼肿,脚中更急痛,兼少下”。不单脚痛不愈,还外加脸肿,小便也稀少了。王献之选择鸭头丸和肾气丸治脚肿,说明他通晓医理。这二帖药都是治肾阳虚的。《黄帝内经·素问》中说:“肾主冬,足少阴太阳主治……肾病者腹大胫肿……肾者水藏也……故水病下为胕肿。”王献之不仅用药正确,对病症治疗也颇有自己的见地。他在《静息帖》里认为“疾源不除自不得佳”,深知斩草除根的道理。我写这些不是考据王献之的疾病,而是赞赏他对医学知识的博通。他不仅对鸭头丸,肾气丸知之甚多,对石脂丸,地黄汤也有研究。当今玩墨人远不及也。王献之帖中透露出对疾患的焦虑,对康复的期望,使我们深感他的气息,拉近了与书法巨匠的距离。

(天堂鸟转引自2013-6-16《新民晚报》B07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