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有灵犀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指点

 
 
 

日志

 
 

【转载】教育改革需监管机制更需参与机制  

2015-03-28 01:30:56|  分类: 四川外国语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各地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深化教育改革的要求,积极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对此,社会上存在一种较有代表性的看法,“把办学自主权交给大学,把评价权交给专业机构,必须要完善监管机制,否则,权力被滥用,权钱交易盛行,改革的结果可能比现在还糟糕。”他们认为,在监管机制没有没有建立起来之前,要慎重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实行第三方评价。

推进教育改革,当然需要完善监管机制——所谓管办评分离,不是不需要“管”,而是政府、学校、社会专业机构在教育发展中各司其职,但如果把深化改革的希望全部寄望于强化行政监管,管办评分离的新体系将难以建立。相对于强化行政监管,推进教育改革,更需要参与机制。

教育改革需监管机制更需参与机制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强化行政监管的思路,本质上还是行政治理的思路,而我国教育的最大问题,是行政力量过于强大。在推进行政放权的过程中,学校、专业机构可能会出现诸多新的问题,但这不能通过“强化行政监管”来解决——“强化”的结果,会使权力重新回到行政部门,行政部门借治理学校、教育机构的问题,而进一步增加行政权——而应该通过与教育相关的各方积极参与,建立权力制约机制,从行政那里争得教育权、学术权、评价权、选择权。教育和评价领域的问题,要通过教育自主、学术自治和行业自治加以完善。

行政部门要对学校、教育机构进行监管,但监管必须依据法律法规,不得越权干涉。动辄呼吁强化行政监管,会出现两方面问题,一是公众还是认为办好学校、教育,是政府部门的事,与自己无关,主动放弃自己的教育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决策权,甚至受教育者在选择培训机构时,也要求监管部门监管教育培训机构的培训内容、培训质量,这完全超过监管部门监管职责的范畴,如果监管机构顺势“监管”,这不就把办学权也交给了行政部门吗?以监管之名干涉学校教育、专业评价,导致我国学校办学缺乏个性,行政评价泛滥,弄虚作假严重,在放权给学校和专业机构时,行政部门要监管学校、教育机构依法办学、开展活动,而不能再介入干预办学活动、评价过程,防止办学活动、评价活动出问题,关键在扩大受教育者(消费者)的选择权,以选择权落实监督权,同时建立学术共同体,形成新的教育标准和学术标准。在这过程中,受教育者(教育消费者)要有对自己负责的意识,学会选择、评价学校、教育机构,所有办学者和教育者应从自身思考解决问题,从教育和学术角度建立规范和制度,而不是等行政出面。

二是行政部门在放权改革中,有的故意制造障碍,让学校、教育机构自主办学,难以顺利进行,比如,在科研立项时,要求明确各项预算支出,在进行研究时,必须按预算支出,这表面上看,是让每一笔钱使用都得到监控,可是,这却是违背基本科研规律的,学者在研究时,无法充分预计究竟在哪方面支付多少钱,在实际研究中,材料费有余、测试费不够,但根本不能自主调配,结果是,不少项目就按原来的预算,购置了大量根本派不了多少用场的设备,导致高校新增设备零使用率极高。再者,科研经费本来就应该有相当比例用来支付研究生的助学费用、聘请访问学者、兼职教授,可由于劳务费比例的限制,让研究人员为推进项目,不得不想办法折腾资金,而按规定,这又是违规的。有意思的是,针对这些违规,舆论普遍的反应是,要强化监管,这是不动脑筋的懒惰的想法。最终,所有权力依旧集中在行政部门。

解决教育中的问题,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积极参与,履行各自的责任十分重要。比如,针对校长公选,有大学教授认为这只是走过场、搞形式,如果大家都认为这是走过场,不把其当回事,结果确实可能就是走过场,而如果教授们不愿意让其走形式,是完全可以有作为的——在目前推行的校长公选中,有教师、学生参与的民意测评环节,公选组织者称,这一环节的民意测评结果,将影响公选人选,但测评意见并不当场公布,对此,大家怀疑测评究竟起不起作用,既然怀疑,那么为何不要求测评环节的意见当场公开?如果所有(或者大多数)参与的师生都有此要求,组织部门如果拒绝公开,就将承当很大的压力,如果当场公开,这不就促进校长公选前进一步吗?

教育改革需监管机制更需参与机制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再比如,目前高校都在建设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教育部门也宣称要把学术委员会建成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对此,很多大学教授也觉得不可能,对学校组建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不积极,不可能的意识加不积极的作为,可想而知,这样建成的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会是什么样子,而如果教授们就按最高学术权力机构,来组建学术委员会,要求行政部门放权,结果很可能完全不同。其他的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只是摆设、学校乱收费屡禁不止,培训机构侵犯消费者权益频频发生等等问题,解决起来,如果仅仅依靠行政部门,也是不可能得到根本治理的,而只有每个受教育者、教育消费者增强自身的权利意识,并坚定地捍卫自己的权利,才能对学校和教育机构的办学者、经营者形成制约。这比健全监管机制,其实更为现实——如果消费者认为培训机构质量低、收费高,就不选择,靠市场生存的培训机构怎么能继续生存下去呢?

简单地说,即便政府部门不愿意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但所有教育者、受教育者以动真格的态度落实国家已确定的改革措施,这不是可倒逼改革动真格吗?如果大家都觉得政府不会放权,也不愿在政府放权后做出自己的改革努力,一遇到问题,就叫行政来管理,而不是通过自主、自治解决,改革是难以推进的。

推进教育改革,每个人都有责任,而不能把这都视为教育部门的责任,大家一直反对教育行政化,可在推进教育改革时,自己不愿意有作为,却一心期待政府部门作为,这不也是行政化的思想吗?对于教育改革中存在的问题,老是想到行政监管,而不是想到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该怎么以实际行动来扭转教育问题,这让我国的教育改革,一直走不出行政思维,也就无法打破行政治校的框架。

(来源:熊丙奇的新浪博客 阅读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